国产不卡曰韩-国产一级爱c视频-国产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流氓师表201-20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xoo388.com

201章不许使坏

  “呜呜……

  小梅猝不及防下,被彭磊偷袭得手,大嘴一下子吻在了两片柔软的薄唇上,立刻引来了小梅抗议的呜咽声,双手胡乱地在他的胸口敲打着,刚想骂他‘臭流氓’,没成想刚张一嘴便让彭磊的舌头趁虚而A了。

  当湿滑的小舌头被彭磊擒获的时侯,小梅也彻底的投降了,双手不自觉的环在了他的脖子上,任由彭磊的唇舌侵入她的口腔,不停地戏弄着她的丁香小舌,这种感觉几乎让她象是飘浮在了半空中,整个的身子骨都软趴在了他的怀里,鼻翼间满是彭磊那让人沉醉的男人气自,到后来小梅也情不自禁地伸出小舌与他纠缠在了一起。

  彭磊暗喜不已,这小丫头动心了,看来今晚肯定是有戏了。一边吻着她的小嘴,右手也略略的用力将她紧揽在怀里,在她的腰上轻轻的抚摸着,两团突兀的肉包子紧顶在胸前,柔软中带着一丝坚硬,少女的心跳透过薄薄的衬衫传来,有如小兔一般卟卟乱窜,代表着小梅此时芳心内的慌乱和娇羞。

  他的另一只手也在这时侯悄悄地沿着少女的腹部爬了上来,试探性地在她胸前的一只玉兔上轻轻地抓揉着。

  见她没什幺反应,彭磊的胆流子也就越发的大了起来,探手就要去解她胸前的钮扣小梅忽地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他,彭磊嘭地就撞在了门上,发出了一声叵响。小梅抹了抹被彭磊亲得满是口水的红唇,羞怯怯地嗔道:“好呀,坏家伙,又想来占人家便宜。”

  “哪有呢,我这不是在帮你找房间钥匙吗?”

  彭磊捂着被撞得生疼地后脑勺,不无郁闷地说。

  “真是笨蛋,人家衬衣上面又没有兜,怎幺放钥匙呀!”

  小梅看来真是喝醉了,让彭磊占了便宜都还没反应过来,傻兮兮道,“钥匙在裤兜里呢,快些帮我拿出来。”

  “好,好。”

  彭磊闻言,一时兴奋得忘了疼,伸手就去她裤包里一阵乱掏。

  “哎呀,你干嘛,别乱摸,你摸到哪里去了?笨蛋,在另一边。”

  “噢,”

  彭磊坏笑着又伸到了另一只裤包里,隔着薄薄的布料在少女神秘的边上乱摸了一气,这才恋恋不舍的抽出手来,在她眼前一晃,“终于找着了。”

  、梅早巳羞红了脸,含嗔似羞地望着他,一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哟,你揪我耳朵干什幺?”

  “臭流氓,坏师弟,愣着干嘛,还不快些去开门。”

  彭磊摸索着打门,客厅里一片敞亮,却没见到小丽,想来小丽早巳睡了,客厅里的灯是她临睡前特意为小梅留的灯。彭磊弯腰把她搂在了怀里,顿时引来小梅的低呼:“你干什幺,臭流氓,快些放开我,人家都已经到家了,你还不走?”

  “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瞧你都醉成这样了,我得把你送到房间里才放心。”

  彭磊一睑的诡笑。

  小梅红着脸道:“你要是敢趁机使坏,我就,我就”彭磊笑道:“你就要怎幺?”

  “我不告诉你。”

  这杂)目的后劲还真是大,饶是小梅一身的力气,此刻却是一丝也使不出来,只得象小猫似的蜷在他怀里,由他抱着她穿过客厅,进了她的房间,把她放倒在了床上。

  小梅慵懒地躺在床上,望着他小心翼翼地脱去了她的鞋子,接着又起身出去了拿了块毛巾进来,帮她擦拭着脸蛋双手还有“哎呀,臭流氓,你摸人家的脚丫干嘛?”

  “傻妞,别乱动,我在帮你擦脚呢!”

  彭磊抓住了她的一双小脚,细心的擦拭着,她的一双脚丫莹白娇小,一点不象是山里人的大脚,脚趾纤细,足面上丝丝的血管也都清晰可见,彭磊忍不住在她的脚心轻轻抓挠,“傻丫头,你还没洗澡吧,难怪两脚丫臭哄哄的。”

  “我就没洗澡,就是要让你闻我的臭脚,薰死你这个臭流氓。”

  小梅吃不住瘁,娇笑着把双脚往他的脸上一阵乱蹬,却被彭磊抓住了她的双脚,在她的足面上亲了一口。

  吓得她赶紧缩回了脚,羞答答地不敢看他,忽然又蹭地坐了起来:“我想尿尿。”

  彭磊顺口便道:“那我抱你去卫生间。”

  没想到小梅竟‘嗯’地应了一声,便朝他伸出了手,倒让彭磊顿觉意外,他忽然发觉这丫头喝醉了酒,全没了平目的那般泼辣,尽显出少女硕皮可爱的一面来,活脱脱成了一个恃宠撒娇的小女孩了。

  这一刻彭磊倒是全没了一丝邪念,象抱着自己的妹妹一样,轻轻地抱起她进了卫生间,把她放在了马桶上,刚刚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没想到小梅因为喝醉了)舀,又被了憋了老半天,竟当着彭磊的面就把裤子连同里面的小裤裤给脱了下来,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嘘嘘起来,那声音有如激流瀑布,又似小溪流水,那叫一个动听……

  彭磊的眼睛唰地就直了,直溜溜地盯着小梅那两条白生生纤细的玉一腿之间,小梅也在这一刻反应过来,双手捂在要害处,娇滴滴地喊道:“臭流氓真不害燥,偷看人家尿尿,快些转过身去,不许看……”

  “摸都摸过了,看下怕什幺?”

  “你……不许胡说。”

  小梅闻言,羞得抓起墙边的纸团就砸了过去。

  彭磊得意地吹了下口哨,但还是知趣地转过身去。

  等到小梅站起身穿好了裤子,又被他抱着回了卧室,丢在了床上,彭磊又去倒了杯热开水来递到了小梅面前:“来,喝点水。”

  “不想喝,我头好疼,难受死了。”

  彭磊看着她楚楚可怜的醉态,心疼不已:“喝不了别喝就是了,谁让你逞能的。下次你再喝这幺多j舀,小心我打你屁屁。”

  小梅孩子似的应道:“嗯,我听你的。”

  “那好,把水喝了,好好地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我要你喂我喝。”

  小梅顽皮的把小舌头伸到了唇边舔了舔,眯着双眼望着他,这动作充满了无尽的诱一惑,引得彭磊也开始口干舌燥了:“好,我喂你。”

  张嘴喝了一口水,低头便凑到小梅的嘴边,嘴对着嘴的把水喂了过去等水喂完了,两人的唇舌也早已纠缠在了一起,如痴如醉的热吻起来……

  彭磊刚才在卫生间里就让这丫头逗得心头火起,这一刻再不留情,大手哗地抚了上来,在她火热的娇躯四处游走起来,悄没声息地就抚上了她的酥一胸,趁着这丫头让他亲得晕乎乎之际,不动声色地就把她胸前的钮扣给解开了,剩下胸前的小罩罩却是没办法解开,彭磊干脆把它往上一拱,两只活蹦乱跳的玉兔立刻就蹦了出来,被他一边一个捉在手中细细地把玩起来,奶奶的,好久没摸,这丫头的两只小白兔好象又大了不少,一只手都快握不过来了。

  这下子小梅也很快有了反应,嘴里‘哦哦’地呻吟着,竭力的挣脱开他的嘴,双手胡乱的抓摸着他的头,低低地哼道:“你干嘛,乱摸人家,不要,不要摸……

  彭磊忽地一低头噙住了其中的一只,唇舌在那顶端挺涨的小樱桃上轻轻一啜吸,小梅立刻就没了声息,就只剩了娇躯在他的抚慰下不停地颤抖着。

  彭磊那叫一个兴奋,看来今晚小梅难逃自己的魔爪了。大嘴沿着她滑嫩的肌一肤一路的吻将下去,双孚挥舞着,不一会就把自己脱得只剩了一条小裤衩,又轻手轻脚地把小梅的裤子也给剥了下来。

  少女晶莹苗条的双腿在灯下显得格处的耀眼迷人,小裤裤紧贴在双腿之间,将少女的神秘之处完全的勾勒出来,那妙处如同小山包似的隆起,看得彭磊眼都直了,刚要去解开这最后的一道防线,却被小梅紧紧地抓住了小裤头,惊呼道:“坏蛋,你想干嘛?”

  “帮你脱裤子呀,不脱了怎幺睡啊?”

  彭磊无耻地笑了起来。

  “谁说要脱裤了了,人家睡觉从来不脱小裤裤的。”

  小梅傻乎乎地说着,探身把灯给关了,一抬腿把彭磊勾倒在了身边,“快些睡觉吧,我困了,你可不许使坏,要乖乖的哦。”

  彭磊被小梅弄得哭笑不得,可偏生被她八爪鱼似的缠着,一条细长的腿还伸过来夹住了他,竟是动也动不了。

  刚试探着动挣了两下,反被她搂得更紧了,小脑袋还顶在了他的脖子间,唇间呼出如兰的气息,逗得彭磊下面那宝贝涨得难受,直接就顶在了一J梅的腹间“咦,这是什幺东西?这幺硬邦邦的,顶得人家难受死了。”

  小梅皱了皱眉,伸手去他两腿间捣鼓着,不知不觉间竟探进了他的裤衩内捉住了它,上下的摸索着,忽然笑了起来,“原来是臭流氓的那根丑东西,好象比原来还要大了许多哦!哼,你要是敢对我使坏,我就把它”小梅恨惟地说着,小手一用力拽着它使劲的摇了摇,疼得彭磊差点叫了起来:“不敢,不敢,我的小师姐,你轻点行不?这可不是胡萝l、,说拔就拔的。”

  心中却有心奇怪,小梅这话是什幺意思,难不成她以前还丈量过?

  “我知道,这不是胡萝卜,而是你们男人的宝贝,丑也丑死了,为什幺还会有这幺多女人喜欢呢,真是怪死了。”

  晕,要真没了这东西,还会有女人喜欢才怪了。彭磊动又动不了,要害又让她捏得紧紧地,无奈道:“小梅,你高抬责手,把手松一松行不?要不然非被你捏断了不可。”

  “不行,我一松开,你就要使坏了。我要一直抓着它,让你没办法使坏。”

  小梅笑嘻嘻地捏着不放,小手竟在上面轻轻的搓动起来。

  奶奶的,这下子彭磊如处水火之中,身子被小梅夹得动也没法动,可偏生两腿间那宝贝却被小梅嫩滑的小手逗弄得硬如坚铁,让他痛并快乐着。

  彭磊轻轻唤道:“小梅,快把手松开。”

  “嗯!”

  小梅应了一声。

  彭磊再推了推她,她反把身子靠得更紧了,鼻腔里发出均匀地呼吸,竟然睡着了。

202

  一夜无话。

  到天亮的时侯,小梅很自然地醒了过来,一睁就看到一样棒子似的东西立在自己的眼前,自己的右手竟还握在上面,她疑惑地摇了摇那根棒子,忽然惊觉自已竟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手中握着的竟是男人胯间的那根丑东西,吓得她‘啊’地一声尖叫起来,声音之大把隔壁刚醒来的王丽都给吓了一跳。

  彭磊昨晚那就叫一个辛苦,胯下的玩意一直被小梅当做把柄紧紧地捏在了手中,害他整整硬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却被小梅给吓醒了,他吃力地抬起头来:“大清早的,你鬼叫什幺呀?”

  “是你?臭流氓,你怎幺跑到我床上来了?”

  小梅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就把彭磊给踢到床下去了。

  小梅翻身坐了起来,忽觉身子一凉,这才发现自己除了贴身的小裤裤还在之外,全身上下竟是光溜溜的未着一缕,胸前两只雪白的玉兔随着呼吸颤巍巍地晃动着“啊……’小梅再一次尖叫起来,彭磊表被摔了个七晕八素的,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又再次被小梅给扑倒,骑在了腰上,两只小手辟头盖脑的朝他打了下来。

  “小梅,你疯了?”

  彭磊算是被她打懵了,捂着脑袋喝道。

  “我打死你个臭流氓,”

  小梅脸色铁青,双眸含泪,双手胡乱的往彭磊的头上招呼,羞愤之下,那力道更是大得惊人,彭磊如何招架得住,暗遒:完了,今儿要被这丫头打死不可。

  这时门嘭地打开了,王丽急冲冲地冲进来,当时就愣住了,双眼睁得大大的望着地上的两个光着身子姿势暧昧的人,失声道:“彭老师,小梅,你们这是……”

  “小丽,快些来救我,小梅她疯了。”

  彭磊抱着头有气无力道。

  小梅看见王丽,站起身就扑进了王丽怀里,失声哭了起来:“小丽,我被这个臭流氓给强一奸了,呜呜呜……”

  “天啊,我什幺时侯强一奸你了?”

  彭磊这下总算明白这丫头为什幺一大清早就发疯了。“我要是强一奸了你,你还会是现在这样好好的吗?傻妞,动一动脑子行不?”

  小梅哭道:“那你为什幺会睡在我的床上,而且还什幺也没穿,我的衣服也让你脱光了,你还说没有。我要杀了你,呜呜呜……”

  “这……”

  彭磊一时哑口无言。

  “小梅,快别说了,先把衣服穿上,要是让小芬她们看见可就不好了。”

  小丽瞟了眼彭磊那暴露在外面的丑东西,红着脸道,“老师,你也把衣服穿上吧!”

  “对,对。”

  彭磊和小梅这才醒悟过来,手忙脚乱的满屋子里找衣服,这时候隔壁的小芬和另外两个女孩也已闻声赶了过来,一见彭磊和小梅两人都光着身子,彭磊脸上身上到处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就是傻子都明白是怎幺回事了。

  “大色狼。”

  小芬哼了一声,急忙拉着两个安孩往外走,临走还不忘丢给彭磊一个鄙视的白眼。

  彭磊急忙喊道:“小芬,你们别走,这是误会,我真的什幺也没做。”

  小芬她们心里早巳把他定义为一只八室行暴却被小梅英勇痛击的大色狼,哪里肯听,飞一般地溜走了。彭磊知道,只怕过不了一个时辰,这事就会被传得满城风雨了。

  费尽唇舌解释了半天,彭磊总算是让小梅和王丽两人都相信这是个误会了,至于小梅身上不翼而飞的衣服,自然是抵死也不能承认是被自己给脱了的。

  小梅揉着发疼的小脑袋想了半天,也渐渐地回想起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了,小脸不禁红了起来,再看看被自己打得熊猫似的彭磊,不觉有些心疼起来:“师弟,你没事吧?”

  “能没事吗,这样子你让我怎幺出去见人,要不你让我揍一下试试?”

  彭磊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叫一个委屈,这丫头喝醉了j画时娇憨可爱,j画一醒立马就翻脸不认人,说打就打,愣是一点没留情面。

  “可是,可是你把人家的便宜都给占光了,人家的清白都让你毁了,你让人家以后怎幺见人呀。”

  小梅委屈地低着头,象个受气的小媳妇,在石)同里的那次,虽然比昨晚还要荒唐,可她还可以假装不知道,但今天这事全都让大家知道了,让原本就脸皮薄的小梅恨不得找个地)同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大不了你和小丽~样,也当我的女人不就得了!”

  彭磊好了伤巴忘了疼,厚着脸皮凑了上来。

  “做梦!”

  小梅脸一红,示威性地朝他扬起了小拳头,小丽也懒得再搭理他俩,转身洗脸去了。

  “那好,我这就接着做梦去。”

  彭磊这下是真没脸出门了,干脆又跑茔J、梅的床上接着睡。

  睡得正迷糊,又让手机给吵醒了,是赵之伦打来的,让彭磊立刻赶到他下榻的宾馆,有急事找他商量。

  小梅和王丽都没在屋里,大概是到餐厅去了。彭磊一边抱怨着,一边满屋子里找了半天,愣是让他找到顶棒球帽遮住了鼻青脸肿的头,这才灰头土脸的下了楼,没好意思到姐妹花餐厅去吃早点,会所那边更是不敢去了,在街上随便买了些早点吃完,便溜到了赵之伦住的)两店里。

  开门的是于老板,一见彭磊这模样吃了一惊,却没问他原由,倒是赵之伦一惊一乍的:“兄弟,你这是怎幺了,是不是那些人又来找麻烦了?”

  彭磊捂着脸道:“哎,别提了,都是让小梅那丫头给揍的。”

  “就是你的那个什幺小师姐?蛮漂亮的一个小丫头。”

  赵之伦对昨晚的那个暴力女小梅的印象极深,蛮感兴趣地追问着,“不会是你调戏不成,反被那丫头给揍了一顿吧?”

  “说来命苦,原以为昨晚能趁热打铁,把她给收了,没想到反让那丫头给收拾了一顿。”

  彭磊和赵之伦原本就是宇一每裤子,也没什幺好遮掩的,当下把昨晚j舀后的事一说,赵之伦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有些严谨拘束的于老板也忍俊不已。

  “有什幺好笑的,快说,找我有什幺事,你再不说,我可走了。”

  彭磊苦着脸道。

  “好,不笑了,咱们言归正传。”

  赵之伦忍着笑道,“昨晚托你的福,今天早上,贺老板已经跟我们签下了合同,现在就差着资金的问题了,我和老于商量了一下,至少要贷一百万。兄弟,你不是认识那个信用社的徐行长吗,想办法帮哥哥牵着线,怎幺样?”

  “这还不简单,我先打个电话问下,看他在不在家。”

  彭磊拿出手机,躲到了一边,先给徐夫人打起了电话:吗,在f舻幺呢?”

  “是小磊吗?死家伙,怎幺现在才想起给人家打电话。徐夫人惊喜中带着幽怨的声音。”

  “喂,徐夫人”电话那头传来彭磊嘻笑道:“小乖乖,怎幺才两天没见就想我了,要不要我现在就来看你?”

  “我才懒得想你呢!”

  徐夫人忽然压低了声音,“你改天再来吧,老徐他昨晚从市里回来了。”

  “哦,徐行长回来了岂不是更好,小乖乖,你等着,我这就过来看你。”

  “别……”

  徐夫人欲待阻止,却发现彭磊已把电话给挂了。

  彭磊把手机往兜里一揣,笑道:“拣日不如撞日,走,咱们现在就去拜会徐行长去。”

  三人出了门,到街上买7些礼物,径直打车来到了福光小区。远远的,彭磊就看见徐夫人站在她家楼上的窗台边,披散着一头漂亮的长发,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彭磊微笑着悄悄跟她招了招手。

  开门的还是那个小保姆小惠,她一眼认出了彭磊,大概是想起了那晚的事来,小脸立刻就红了,压低了声音悄悄说了句:“徐行长他他回来了。”

  赵之伦和于老板不禁会心地一笑,看向彭磊的目光里充满了戏谑,都不免无耻地猜想:这家伙不会是和眼前的这个瘦弱的小女孩也有一腿吧?

  彭磊不禁老脸一红,讪笑道:“小惠,我们就是来找徐行长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388.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388.com

❀国产不卡曰韩 ❀国产一级爱c视频 ❀国产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国产一级做人爱c视频国产三级 ❀国产高清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97国产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国产亚洲做爰全免费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