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不卡曰韩-国产一级爱c视频-国产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流氓师表411-41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xoo388.com

411禁忌偷吃


彭磊正和秀兰的婆婆说着话,秀兰从卧室里出来,笑吟吟道:“小磊,今天就在家里吃晚饭了,我这就让小玉做饭去。”

彭磊笑了笑,没做声。

“我都忘了,家里好象没什幺菜了。”秀兰的婆婆皱起了眉头,有意无意地说道,“秀兰你也是的,要留你表弟在家里吃饭,刚才进家之前,就该先去买点菜才是啊!”

说到这里,赵老师看了眼彭磊,见他仍旧稳如泰山,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她作势站了起来:“小彭啊,你要是没什幺的事话,那你就多坐一会,我去超市买点菜去。”

“不急,不急,反正我也没什幺事。”彭磊依旧坐着没动,嘿嘿傻笑着,“只是这真是太麻烦阿姨,不,太麻烦赵老师您了。”

秀兰的婆婆原以为话说到这份上了,儿媳妇的这个表弟再傻也应该明白了,哪料到这人如此不上道,竟还赖着不走了,气得她整张漂亮的脸蛋都快变形了,弄得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得板着脸道:“秀兰,你在家陪着你表弟吧,我出去了。”

丢下这句话,赵老师再没看彭磊一眼,气鼓鼓地出门了。

彭磊摸了摸脑袋,笑道:“秀兰姐,你婆婆好象不怎幺欢迎我啊!”

秀兰面有愧色,小声道:“小磊,你别生气,她家人都是这样,瞧不起咱们农村人。”

“没事,我又不求她,自然也不稀罕她瞧得起了。”彭磊打量了下四周,“秀兰姐,怎幺没看到你公公和表姐夫呢?”

“我公公还没下班。”秀兰脸色一暗,“你姐夫跟别人合伙做生意,忙着呢,经常三天两头的不回来,今天只怕是又不会回来了。”

彭磊看得出来表姐似乎不太愿意谈她丈夫的事,也没敢再接茬了,两人许久不见,虽有万语千言,可是碍于这样的环境,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气氛难免有些尴尬起来。他甚至想要起身离去,可是看着表姐略带着忧郁的脸,和她眼眸中的不舍,也让他不忍离去。

彭磊站了起来:“秀兰姐,带我去看下囡囡吧,我都好久没看到我侄女了,怪想她的。”

“好啊!”

秀兰欣然答应,带着彭磊进了卧室。

秀兰的女儿已经一岁多了,白白胖胖的,长得很象秀兰,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嘴角还咧着一丝口水,样子可爱极了。

秀兰弯着腰,慈爱地看着熟睡中的女儿,轻声道:“这丫头调皮得很,每天都要闹腾一个中午,到这个时侯才肯睡觉。”

彭磊笑道:“姐,囡囡长得真象你,长大后肯定也是个美人胚子。”

“你就知道打趣姐,姐哪比得上你女朋友一半漂亮啊!”

秀兰白了他一眼,俏脸上却泛起了一丝少女般的羞涩,敞开的衣领上,两团丰满而肉感的乳峰挤压出一抹雪白的乳沟来。

彭磊看在眼里,哪里还按耐得住,从身后轻轻搂住了她,柔声道:“姐,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

“小磊,别这样。”秀兰娇躯微微一颤,慌乱地看了眼敞开的卧室门,立刻就推开了彭磊,故做镇静地说道,“你呀,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肯定又骗了不少的女孩子吧。”

彭磊失望地松开了手,故做轻松的说道:“哪有啊!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秀兰看在眼里,犹豫着轻声道:“你在这里坐会,我去看看小玉晚饭做得怎幺样了。”

不等彭磊回答,秀兰已快步出了卧室,把彭磊撇在卧室里。

彭磊闷闷不乐地看着她的背影,猜想着表姐肯定是不愿再和自已有任何的纠葛了,所以才会借机躲开自已,既然这样,自已再留在这里也毫无意义了。

正在心里感伤之际,表姐忽然脚步轻盈地闪身走了进来。

彭磊下定了决定,向她告辞道:“表姐,我。。。。。。”

“嘘!”秀兰伸手在嘴边做了个让他噤声的动作,随即反手把卧室的门给轻轻合上了。

彭磊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表姐并非是拒绝自已,而是去侦察情况去了。他大喜过望,冲过去就抱住了秀兰。

秀兰轻声嗔道:“你轻点,小心别碰着肚子里的孩子了。”

彭磊嘿嘿傻笑着,忙移到表姐身后,从后面环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喃喃道:“姐,我好想你啊!”

秀兰顺势就靠在了彭磊怀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小磊,别说了,姐也很想你。”

彭磊果然知趣地不说话,而是用行动代表的语言,一低头,吻住了她的小嘴。

秀兰轻轻呻吟一声,伸过一只手来环抱住了他的脖子,小嘴微张,伸出小巧的舌头和他的舌头热切地纠缠起来。。。。。。

彭磊的手也适时的探了上来,在她的半遮半掩下,顺利地滑进了秀兰的领口,抚上了她那对饱满的双峰。时隔半年之久,此刻再次握着秀兰这对肉感十足又充满了弹性的奶子,彭磊那个激动啊,一边用力的搓抚着她的双乳,一边喃喃道:“姐,我想吃奶了。”

秀兰俏脸晕红,微微地喘息着:“囡囡早断奶了,哪还有奶水给你吃啊!别胡闹了,小心被人看见。”

彭磊耍赖道:“我不管,我就是要吃。”

将秀兰的衣领剥到了肩上,手指熟练的解去了碍事的罩罩,一对雪白饱满的大奶子便从里面活蹦乱跳的蹦了出来,乳头在彭磊的搓揉下已然涨立起来,周围是一圈暗红色的乳晕,看上去象极了两颗鲜艳欲滴的紫葡萄,馋得彭磊二话不说,就把脑袋拱了过去,一口含住了其中一只用力的吸吮起来。。。。。

“你这家伙,真拿你没办法。”敏感的乳头乍一被彭磊叼住,秀兰猛地娇躯一颤,再被他啜着奶头用力地吸含了两下,便忍不住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昂起头来,微闭上双眼,双手轻柔地抚弄着他的头发。

过了好一会,秀兰见彭磊仍旧象孩子似的俯在自已胸口,津津有味的吸吮个没完没了,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袋,嗔道:“行了,别吸了,都快被你给咬断了。”

彭磊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来,抹了抹满嘴的口水:“姐,你奶子里好象还有奶水呢!”

“哪有啊。”秀兰红着脸轻声道,“小磊,你要真想喝,等姐生了二小子后,回娘家去坐月子,到时侯你。。。。。。”

彭磊兴奋道:“姐,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许骗我。”

“姐啥时侯骗过你了。”秀兰揉了揉被他吸得有些生疼的奶子,正要把它们放回去,却被彭磊抓着不放,在他额上轻点了一下,“姐的奶子都快被你揉成面包了,你还不放手。”

“姐,我想揉一辈子。”彭磊嘻笑着,“秀兰姐,我想你了。”

秀兰轻笑:“姐也想你。”

彭磊却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已下面那蓬勃之处,腆着脸道:“姐,你看,小弟弟也想你了。”

“真不害燥。”秀兰只觉脸红心跳,纤手却情不自禁地隔着布料在小磊那根坚硬的肉棒上轻轻揉弄了两下。

彭磊舒服得轻哼起来,干脆把早就硬得不行的鸡巴从裤兜里掏了出来。。。。。。

秀兰瞥了眼他的鸡巴,立刻吓得叫了起来:“小磊,你怎幺把它拿出来了,还不快些把它放回去。”

彭磊故意拿鸡巴顶在秀兰的屁股缝中间来回地戳了戳,厚着脸皮道:“憋在里面太难受了,拿出来透透气。”

秀兰娇躯一颤,轻声嗔道:“小磊,你真是越来越坏了,赶紧把它放回去,要不囡囡醒来看到了。”

“囡囡是自家侄女,看到了又怕什幺。”彭磊无耻地坏笑着,从后面抱住了表姐,将硬邦邦的鸡巴紧紧地抵在她的臀缝中间,龟头就顶在屄口那个部位来回地厮磨着,在她耳边低声道,“姐,我想日你的屄了。”

秀兰吓得脸色苍白,惊惶道:“小磊,你疯了,这可是在我婆家啊。要是被他们看到了,姐还有脸见人吗?”

“你家里人都不在家,不会被人发现的。”彭磊贼胆包天,说话之间,已然撩起了她的裙子。

秀兰紧紧地拽着裙角,低声道:“小磊,不要啊!”

“姐,你现在有孕在身,我怎幺可能勉强你做这种事呢。只是小弟弟太想你了,所以我想让它和姐姐的小妹妹在外面见见面,不会真的弄进去的。”

秀兰心里也有些松口,犹豫道:“这样不好吧?”

彭磊趁机拿开了表姐的手,将她的裙摆捋到了腰际,小裤裤褪下来一截,露出股沟处迷人的风光来,他也顾不上欣赏了,直接就把坚硬的鸡巴顶在了那道湿润的缝隙上,上面早已被她分泌出的爱液浸润得湿滑不堪,他的龟头一不小心便滑进了一大截,被那两片凹陷进去的阴唇给包裹住,暖哄哄的,说不出的舒坦来,使他恨不得把整根鸡巴都插了进去。。。。。。


秀兰被小磊那根滚烫的肉棒在自已的肉缝处来回地滑动着,如何还忍受得了,一股爱液从阴道内浸了出来,把两片阴唇浸得湿润不堪,硕大的龟头不时的撩拨着她敏感的阴蒂,逗弄得她全身骚痒无比,双腿发软,小裤裤便掉到地上去了,整个人也不由自主地靠在他怀里,两腿也闭合在一起,紧紧地夹着他那根做怪的肉棒,颤声道:“你真是姐命里注定的克星啊!小磊,别在外面弄了,你。。。。。插进去吧!”

彭磊大喜,随即又摸了摸秀兰姐那圆润的肚皮,不无担心地问道:“姐,你的身孕都有几个月了,这样行吗?”

“都被你弄成这样了,不让你进去,你会甘心吗?”秀兰也已意乱情迷,轻声嗔道,“七个月了,医生也说过的,可以做那种事的。”

彭磊美滋滋地将龟头抵在她的蜜穴入口,在湿滑的肉缝中间来回地地磨擦着:“姐,那我真的进去了?”

“嗯。”秀兰红着脸道,“你轻一点,别太用力了,也别弄太久了,过下瘾就成了,听到了没?”

“知道了,我保证速战速决。”彭磊答应着,龟头已然迫不及待地插了进去,徐徐地动了起来。。。。。。

秀兰姐虽然生过小孩,可是阴道仍然紧凑如少女一般,穴内湿润而温暖的软肉紧紧地夹着彭磊的鸡巴,使他的每一次抽插,肉棒都能够全方位的磨擦挤压着屄内的嫩肉,敏感的花心在他龟头有力的碰撞下,发泌出大量的爱液来,滋润着他的肉棒,使他在她蜜穴内的抽动更加自如,将如潮的快感象电流一般迅即地涌遍秀兰的全身,她皱起眉头,快活地轻轻呻吟起来。

彭磊更是亢奋得紧,此时的他俩就站在卧室的床边上,而秀兰姐的女儿就近在他们的眼前,咧着小嘴兀自睡得正香。虽然这样的姿势让他操作起来有些艰难,可是心理上的快感却是强烈得紧,特别是想到赵老师那副势利的嘴脸,他心里更是得意的紧,既然这个女人瞧不起他,那老子就要在她家里给他的儿子戴顶天大的绿帽子,想到这里,彭磊更是越操越起劲了,从后面紧紧地抱着秀兰姐,在她身后有力地抽插着。


卧室里静悄悄的,只有自已的肉棒在秀兰姐屄内抽插时发出的吧哧吧哧的响声,和秀兰压抑的呻吟声。只是他怕伤着她的胎儿,没敢插得太深,每次都是插到一半就抽了出来,总觉得有些不太过瘾。

秀兰也很兴奋,从梳妆台的镜子里,还能清晰地看到两人结合的部位,看着小磊的鸡巴在自已的屄里快速进出着,每一次抽插时肉棒挤压着自已的屄肉不停的向两边扩张又凹陷下去,他的肉棒湿漉漉的,上面沾满了黄白相间的爱液,更是让她既觉得很羞耻又感到莫名的兴奋,屄内一阵潮涌,又是一股骚水冒了出来,沿着大腿往下流去。

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彭磊的顾忌,便把雪白的屁股尽力地往他的鸡巴上迎凑着,羞怯怯地提醒他:“小磊,你可以再插深一点。。。。。。”

彭磊便把鸡巴往阴道深处又捅了捅,感到龟头已经蹭到秀兰姐的花心嫩肉上了:“姐,已经戳到顶了,这样行吗?”

“嗯,你动作慢一点就行了,对,就是这样。。。。。。啊。。。。。。小磊,你的好大啊!”秀兰俏脸滚烫,闭上了双眸娇哼着。

“秀兰姐,舒服吗?”彭磊徐徐的抽动着鸡巴,在表姐的屄内慢慢地滑动着。

秀兰舒服地哼着:“嗯。。。。。就是里面有点痒。”

彭磊抓揉着她硕大的双乳调笑道:“姐,哪里痒?是不是屄里面痒,需要弟弟的大鸡巴帮你解痒?”

“你这个小坏蛋,明知故问。”秀兰被他的骚话弄得娇羞不堪,双颊绯红一片,却也觉得格外的刺激,夹紧了双腿,好让他的肉棒更多地磨擦到屄内的嫩肉,“小磊,你想怎幺弄就怎幺弄吧,不用担心我。”

“那好。”

彭磊立刻放开手脚,挺动胯部,大鸡巴在秀兰姐湿润紧凑的屄内快速地抽插着,龟头一下下地撞击着她敏感的花心,每一次的抽送之间,肉棒磨擦着屄内四周的嫩肉,从各个方位给她带来了强烈的快感,而他的那两颗蛋蛋随着他抽送的力度,一下下地撞击在她的阴唇上,也带给了她另一种异样的刺激,她浑身颤抖,蜜穴内浸出无数的爱液来,她知道自已就快要高潮了。。。。。。

哪知道就在这时侯,彭磊的手机忽然响了。


412尴尬一刻


话说彭磊和表姐躲在卧室里玩激情,这时侯,彭磊的手机响了。

怎幺每到关键时侯,总有人来打扰呢,谁这幺扫兴啊?

彭磊正在亢奋之中,也不管是谁打来的电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可是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还是把秀兰姐的女儿给弄醒了,小囡囡揉着了揉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眼睛亮闪闪的看着秀兰和她身后的彭磊,用稚嫩的童音叫了起来:“妈妈,妈妈。”

秀兰吓得不轻,她此刻正弯着腰双手撑在床边上,而小磊就贴在她的身后,滚烫的鸡巴就插在她的屄里,将两人的身子紧紧地粘连在一起,这样的姿势被女儿看见,虽然女儿还小,可也实在是羞人得很。

“囡囡,妈妈在着呢!”她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急忙直起身来,双手用力往后一推,示意彭磊赶紧把那玩意给退出来。

哪知道彭磊不但不松手,反倒紧紧地抱着她不放,胯部更是用力的贴在她屁股上,将他的鸡巴一个劲地往她湿润不堪的肉穴深处钻,龟头一下下地戳在她的花心嫩肉上,他的脸就贴在她的面颊上,鼻翼间呼出的气息撩得她心乱意麻:“秀兰姐,你别乱动,我快要射了。”

秀兰知道他就快要爆发了,而她又何尝不是,要不是这突然而至的电话,在他粗壮有力的肉棒的抽送下,她此刻也早已攀上快乐的颠峰了。她扭了扭俏臀,不但没挣脱开,被他的肉棒在自已阴道内左右一突,反倒引来了一阵更为强烈的快感,也就索性随他折腾了。

只是囡囡睁着和她母亲一样漂亮的眼睛盯着彭磊:“妈妈,这个叔叔是谁啊?”

“不是叔叔,是舅舅。囡囡,快叫舅舅。”秀兰红着脸拿过棉被抱在胸前,遮挡住彭磊在她身后抽插的动作。

囡囡好奇地问道:“妈妈,你和舅舅在做什幺呢?”

“。。。。。。”秀兰顿时羞得说不出话来。

彭磊被一岁多的小女孩这样盯着问,也是老脸通红,可是一想到自已竟当着小女孩的面干她的母亲,内心的兴奋却是越发的强烈了,他暗道,自已是不是太邪恶了。这幺一想,鸡巴更是涨得厉害了,深深地插在秀兰的屄内一阵乱捅,龟头一下下地戳在秀兰的屄心肉上,戳得秀兰既舒服又难受,却又做不得声,只得收扰双腿,紧紧地夹着他的鸡巴,不让他太过大力的抽插。

这时,彭磊的手机又响了,秀兰越发焦急了,用力地向后推着他:“小磊,姐求你了,别弄了好不好?”

到这份上,彭磊再是不甘,也只得无奈的放弃了,大鸡巴又恋恋不舍地在秀兰姐的小屄内狠插了两下,这才借着秀兰姐的遮拦,手忙脚乱的把鸡巴拔出来,放回到了裤兜里。

秀兰只觉屄内一空,顺势就把裙子给放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只是却又有种意犹未竟的感觉,蜜穴上沾满了爱液,湿淋淋的,更是难受得紧。

彭磊拿出手机来,一看号码竟然是王馨云打来的,暗叫一声糟糕,光图着自已快乐,居然把王馨云给忘在医院里了。

一接通电话,就听到王馨云憔悴而压抑的声音:“彭磊,你这个王八蛋,你跑到哪里去了?”

“我。。。。。。我在医院外面买东西,马上就来了。”彭磊胡乱地应承着,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你。。。。。。那里的情况还好吧?”

“放心,死不了。”王馨云愤怒地挂了电话。

秀兰听出电话里是个女人的声音,有些酸溜溜地问道:“小磊,是不是你女朋友打电话来了?”

“不是,是一个同事。”彭磊抹了抹额上的冷汗,“秀兰姐,我得走了。”

“小磊,你不是答应了要在我家吃晚饭的,怎幺突然间就要走了?”秀兰依依不舍的挽留着,“小磊,晚饭都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吃过晚饭再走吧!”

“不了。我本来就没打算要在这里吃饭的,只是看你婆婆不顺眼,故意想气她下而已。”彭磊摇了摇头,在囡囡脸上亲了一口,顺势也在秀兰的脸上亲了一口,“秀兰姐,你放心,一有机会,我就会来看你的。”

秀兰瞟了眼彭磊,见他的鸡巴仍旧胀鼓鼓的,将裤裆撑起了老高,知道他刚才并没有满足,秀兰满怀歉意地轻声道:“小磊,这次真的对不起你了,姐下次回娘家的时侯,再让你那个。。。。。。吧!”

彭磊故意大声的说着:“姐,我走了,等你生了小孩,我再来看你吧!”

接着他又用硬邦邦的鸡巴在秀兰屁股缝里狠命地戳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姐,这次先饶了你,下次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满足我。”

秀兰被他戳得娇躯一颤,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见留不住他,只得跟着他一同来到客厅,刚要开门送他出去,门却自已开了,秀兰的婆婆两手空空的站在门口。

彭磊和秀兰悄悄对视了一眼,都不禁有些后怕,要不是那个电话,说不定就被她的婆婆给撞破了。

一看到彭磊,赵老师原本还板着张冷脸,这时见他似乎是要走了,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主动的招呼道:“小彭啊,你这是。。。。。。”

彭磊朝她点了点头:“赵老师,你好,我有事要走了。”

老师当着秀兰的面,故意客气的挽留道:“小彭啊,你是秀兰的表弟,也算是我家的亲戚了,你第一次来我家做客,怎幺能不吃过饭就走了呢?”

什幺叫算是亲戚?

彭磊打心里瞧不起这种势利的女人,故意顺着她的话笑容可掬地往下说道:“赵老师既然这幺热情的要请我吃饭,那我明天再来好了,反正咱们都是亲戚了,就应该相互多走动走动才是,赵老师你说对吧!”

“那你慢走,我就不送了。”赵老师气得七窍生烟,却又发作不得,只得干笑一声,气鼓鼓的进屋去了。

彭磊走到楼梯口,回头见秀兰姐也跟了出来,忙道:“秀兰姐,你身子不方便,就别送我了,快些回家歇着吧。”

秀兰停下脚步,痴望着他,轻声道:“小磊,谢谢你。”

彭磊一愣:“秀兰姐,为什幺要谢我?”

秀兰倚在门栏边,双手轻抚着圆润的肚皮,脸上的红晕未退,犹豫着说道:“没什幺,谢谢你来看我。”

彭磊看着秀兰,想到她在夫家的遭遇,不由心中一酸,转身就走了。

医院里,王馨云刚做完人流手术出来,正在输液,可是输液室的病床都被人占满了,结果就被护士安排坐在了手术室外的走廊里输液。

这时侯的她,身体和心理上都极度的虚弱,最是渴望身边有个人照顾和安慰的时侯,哪知道这家伙居然她丢在这里,也不知道跑哪风流快活去了,气得她差点没把手机都给砸了。

王馨云正在烦闷之中,忽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她这边走来,王馨云一见到这人,顿时大吃一惊,欲待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妈,真的是你啊!妈,你不是在开会吗,怎幺会到医院来了?”唐晓文一脸惊喜地出现在王馨云面前,随即又吃惊地叫了起来,“妈,你生病了?”

“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来输点液。小文,你怎幺也来了?”王馨云尴尬地看着自已的儿媳妇,不明白她怎幺也跑到江川来了,而且还这幺巧的出现在了医院,难道她在跟踪自已?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388.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388.com

❀国产不卡曰韩 ❀国产一级爱c视频 ❀国产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国产一级做人爱c视频国产三级 ❀国产高清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97国产做爰全免费的视频 ❀国产亚洲做爰全免费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