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珍惜的老婆别人干
珍惜的老婆别人干

珍惜的老婆别人干

说起我的老婆,她可是我人生最重要的珍宝,她叫做尹绰姿今年二十七岁,有一头亮丽乌黑的秀发,天使般美丽的脸蛋还有魔鬼般的身材,尤其是她胸前那双36D大奶,这样的尤物自然教不小男人为之神魂颠倒拜倒在她裙下,而我则有幸在两年前因工作上的关系认识了小姿,当时她刚刚跟她前男友分手,我就在那时候成了小姿的主要倾诉对像才得以乘虚而入击败其他竞争对手抱得美人归。

  不过最叫我震惊的是小姿竟然是几年前一宗轮奸案中的受害者,这案件在当时相当轰动,我从报纸上知道一个夜归的女大学生被两个流氓强拉到一座地库停车场里施暴,女生被那两人凌辱了整整两个小时才获救,而那两个流氓也在几天后被拘捕了。

  在那个我和小姿初次共赴巫山欲仙欲死的晚上,小姿向我道出了她就是当时那个受害的女生,她跟我说自己不单止被那两人强奸了,而且还被迫替他们口交,然后两人都在小姿嘴里射精然后迫她呑掉,这些都是报纸没说的情节,小姿说这是她第一次嚐到精液的味道,她之前根本没做过口交这回事,就连当时的男友小姿也没有替他口交过。

  最后小姿哭着问我会不会嫌她很脏,我立即用力的把小姿搂进怀里,并且发誓一定会娶她,然后挺起硬得不像话的肉棒进入了小姿的身体,以行动来告诉小姿我对她没有半点嫌弃。

  我和小姿交往了三个月左右便决定成婚,婚后小姿比较懒惰的个性便原形毕露,她辞掉本来的工作后就没再找正式的工作,只在家附近找了一份花店的兼职,所以大部份家庭的负担便落到我头上来,所以我也得要努力向上爬争取更高的收入,於是在半年前我把握了到外国公干的差事,依依不舍的留下了新婚不到一年的妻子,为的是竞逐今年末那个升职机会,而我对此也充满信心。

  想着想着我已经回到我家楼下,如无意外应该很快便可以见到小姿,我知道自己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小姿抓进浴室一起洗个鸳鸯浴,然后要她替我口交,我再把热辣辣的浓精射到小姿的脸上和嘴里,这就是对我辛苦孤单半年最好的慰劳了。

  来到家门口我看了看表,现在这个时间小姿这个懒虫应该正在午睡吧,其实我是比原定计划早了两天回来,但我没有告诉小姿,因为我想给她一个意外惊喜,於是我轻轻的打开了门再静静的进了屋内,尽尽不发出任何声音,这时我看见睡房的门虚掩着,小姿她应该正在午睡是没错了,就入房去叫醒她吓她一跳吧!哈哈!

  不过在这时候我却听到睡房里传来一些「嗯嗯嗯」的怪声,一定要说是什么声音的话,跟A片里那些AV女优吃鸡巴的声音一模一样,难不成小姿正在房里看A片?不会吧……

  我连忙把头凑近房门,再从门边的小罅隙往房间里望,里面的景像却叫我尤如五雷轰顶,几乎昏死过去……

  天啊!我看见一个全裸中年的半秃胖子坐在床边张开双腿,他那张肥肿难分的丑脸边挂着相当享受的表情,边眯眼看着胯下那个正在替他吞吐着肉棒的长发美貌少妇,而那美貌少妇不是别人,她正是我最心爱的妻子——绰姿……而那个胖子我也认得,他是租房子给我们的房东安哥,但我和小姿私下都叫他肥安……妈的!这到底是怎么了?小姿她被这个肥安强奸了?但看小姿那样子,吸鸡巴吸得两边面颊都凹了下去之余,还用淫荡的媚眼跟肥安对望着,完全看不出一丝被迫口交的感觉……直白点说小姿就像在为我口交一样,一心只是想取悦眼前这个猥琐丑陋的胖子……

  那么不是强奸的话,是小姿她出轨了?会不会是这半年来我都不在身边所以被肥安有机可乘勾引我老婆?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肥安同时也是我们的邻居,我和小姿住在这里之后他就常常借故跑来跟小姿搭讪,更过份的是有时还有意无意的对小姿毛手毛脚,所以我老早就知道肥安这个王八蛋垂涎我老婆的美色……现在他终於如愿已偿把小姿搞到手了吗……?

  「呜嗯……咳咳咳……」这时小姿突然吐出了肥安那根肉棒,再咳了几声,然后把一些透明的津液吐到地上,看来肥安那根大肉棒捅到小姿的喉咙,使她相当难受……但小姿之后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见她从嘴里伸出了桃红色的小香舌仔细的舔着肥安那两颗睾丸,然后慢慢舔上阴茎,一直舔到顶端的龟头上,再把那颗紫红色的龟头含进咀里轻轻吸吮着……看来小姿的口交技巧进步了许多……是这半年来被肥安调教的成果吗?

  「啊……小姿你别再吸了……我都快被你吸出来了……快上床来,我们来做吧!」肥安说罢便从小姿咀里抽出肉棒,然后躺到床上,但小姿似乎还意犹未尽,她爬到床上再抓着肥安那根耸立着的肉棒,然后滋味的舔着龟头上那些从马眼溢出来的透明分泌物……

  干!我到底看够了没有?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就冲进去把这对奸夫淫妇逮个正着?然后把肥安这个奸夫痛殴一顿之后再狠狠地向小姿宣布离婚,要这个淫妇立即离开我的家……妈的!一整顶绿帽已经把我由头盖到脚了,我还要像个龟孙子般在门外偷看自己老婆被人干吗?

  可是……我真的要这样做吗?现在冲进去发难的话,我跟小姿的都下不了台,大家的关系也很可能覆水难收了,我真的能失去小姿吗?但一个已经变了心的女人留在身边又有何用?我舍弃尊严哑忍老婆出轨的话,最后我又会得到什么?我的思绪紊乱得很,完全不知所措……

  虽然门外的我继续六神无主无所作为,但房间内由我老婆和胖子房东合演的淫欲大戏却是越演越烈,只见小姿她终於肯吐出肥安那根肉棒,然后用手抓着它对准自己的小淫屄再一口气坐了下去……

  「啊……好舒服喔……安哥你的大肉棒把人家的小屄填得满满的……好棒喔……」小姿说罢便双手按在肥安的胸膛上,然后微微蹲起,一双玉腿不再靠在肥安身上,接着再上上下下的摆动着自己的胴体,使得肥安可以躺着不用动也可以享受肉棒被小淫屄套弄的快感……妈的……这招是我之前教给小姿用来服侍我的,现在竟然被这猥琐的胖子享用了……

  「很好啊小姿……你的技巧进步不小啊……屁股再抬高一点……对了……很爽啊……「肥安这混蛋真的像死屍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甚至小姿那双雪白的D级大奶在他面前上下磞跳着他也没意思伸手去摸一下,此情此景益发显得小姿像个不要脸的妓女,正在使出浑身解数取悦她的客人……

  「对啊安哥……你就不要动……啊……都交给人家动吧……你就尽情享受这一次留个美好回忆……也让人家最后一次好好感受你那根大鸡巴……啊啊……」咦?小姿竟然说这是最后一次?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唉……小姿你就不要这么绝情嘛!其实就算你老公回来了也好,你也不必完全跟我断绝这个炮友的关系啊,反正我们是邻居,我们可以趁你老公不在时来一炮也可以啊……而小姿你又可以省下不少钱……」妈的!这肥安在说什么鬼话?我老婆跟你通奸又跟省钱有什么关系……「安哥你就别再说了……我们不是一开始就约定了我老公回来后就立刻要停止这种关系吗?你还是别想太多……好好享受这一次吧……总之人家不能再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了……就算你再免了我们家的房租我也不会再跟你上床的……啊啊……好舒服啊……」

  什么?免了我们家的房租?原来小姿是因为肥安免了我们家的房租才跟他在这半年以来一直发生关系的!但这半年来我虽然在国外公干,但我一直有汇款回来让小姿应付房租和生活费的啊!那些钱都到那里去了?以我认识的小姿绝对不是一个会为钱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到底这半年来发生了什么事使小姿堕落成这样?

  「不行啊小姿……如果以后不能再跟你上床的话我还有什么人生乐趣?就算一个星期一次不行,一个月一次总可以吧?你不是说过我的大鸡巴让你很舒服么?

  难道小姿你就舍得一个又可以爽又可以赚钱的机会白白溜走了吗?」「不行就是不行……就是再做一次也不行……人家可是很爱我老公的,如果跟你鬼混的事被我老公知道我要怎么办……我不会让你毁掉我的婚姻……」听到小姿说了这句话,立即让我的心情宽松了许多,就算她在床上跟肥安玩得多淫荡都好,她的心毕竟还是向着我的,但看肥安那副死缠烂打的态度,他会轻易让小姿这块可口的嫩肉溜走吗?

  果然我的担心立刻便成真,肥安听见小姿断然拒绝自己的要求之后便突然变得粗暴起来,只见他一下子把骑在自己身上的小姿反压过来,然后把她整个胴体反转再让她趴着,再以老汉推车的姿势从后抽插着我老婆的身体,霎时间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充斥了整个房间,甚至还几乎盖过小姿的呻吟声和肥安的粗重呼吸声……

  「小姿你说你很爱你老公?不想我毁掉你的婚姻?那么我来问你……那天晚上第一次跟你做……你被我干上高潮就自动跟我又接吻又含鸡巴……之后还一整晚叫我做老公……你说……那时候你对那小子的爱又跑到那里去了?」「你别乱说啊……人家那天晩上是被你下药算计……之后才被你迷奸的……我是被药物影响迷迷糊糊错认你是老公……才说了那些话……做了那些事……」下药?迷奸?妈的!原来这一切真的是肥安搞的鬼!这胖子趁我一离家就对小姿出手,这厮肯定用淫照录像什么的来胁迫小姿继续跟他发生关系,否则小姿又怎会只是为了钱就出卖自己的身体?

  「好啊……要是第一次小姿你是被药力影响才那么淫荡的话,那之后我连药都不用下小姿你就自动自觉口交乳交接吻什么的都跟我做齐了……而且我们由最初一星期才来一次,发展到近来几乎天天都要做……小姿你就认了吧……现在只有我的大鸡巴才能满足你了……」

  「安哥……啊啊……你的肉棒的确比我老公大……也比我老公持久……但人家心里只有老公……只有他才能真正满足我……而安哥你给我的只是一时的慰藉……还有每次跟你做我心里也有满满的罪恶感……所以安哥你就别再说了……我们这种关系早就应该结束了……啊……」

  听到自己老婆说自己老二的大小和床上的表现俱不如奸夫,但又强调爱的是我这个老公,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但如果肥安一直都是以淫照威胁和金钱利诱两种软硬兼施的手段来使小姿屈服的话,现在再抛出淫照的事来胁迫小姿继续做他的炮友就可以了,又何必如此苦苦相劝也不得要领?

  「什么?我每次把小姿你干得死去活来淫水乱溅,现在竟然说我只能给你一时的慰藉?原来你一直只是当我是一根供你自慰的按摩棒吗?那好,现在我就不插你,让你痒死!」

  肥安说罢果然停止了抽插,他只是把双手从后狠狠抓着小姿的一双巨乳,雪白的乳肉都从他的指缝间暴突了出来。

  「你……欺负人家……你怎能把人家弄得不上不下的就停下来了?你这样无赖人家以后都不理睬你了……」

  「哼!你都打算以后不再跟我上床了,你以后理不理我又有什么关系?小姿你就等你老公回来再满足你吧!」

  「安哥……就当人家怕你了……最多我明天再跟你再做一次吧……你现在就给我好好做……好吗?」

  妈的!小姿你真的这么渴望被人抽插吗?怎么肥安只不过是摆摆姿态装模作样一下,你就给他唬得底线都踹掉了?小姿你明明一直坚持这是最后一次跟肥安上床,现在怎么突然又肯明天再跟他做一次啊?

  「啊?明天可以跟我再做一次吗?但你不怕你老公会突然提早回来吗?如果他看见你这副模样你又该怎么办?」

  「不……不会这样的……至小他到了机场必定会先打个电话给我……他不会突然跑回家的……」

  「哈……这难说得很啊!说不定他想给小姿你一个意外惊喜呢?搞不好他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如果我是你老公的话肯定会这样做啊!」听到这里我真的哭笑不得,现在竟然是肥安这个奸夫比起我老婆更了解我,不过肥安猜不到的是我不单止提早了回来,而且还在门外偷看他们鬼混好一会儿了。

  「安哥你别说的跟你没关系一样……要是我老公突然回来看到我们这样……人家也保证不了他会对你做什么……我老公以前可是学过拳击的……」「你老公学过拳击又怎么样?难道杀了我不成?但小姿你就不同了,你老公亲眼看见你跟我这个房东上床的话必定会跟你离婚!好啊……到时小姿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做我的女人了……这房子你也不必再用身体来抵租,我乾脆就送了给你吧!这样好吗?小姿?」

  肥安自己越说越兴奋,他甫语毕便重新摇动那长满班点的肥肿屁股,继续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从后奸淫着小姿,而被性欲支配着的小姿也被肥安的大肉棒抽插得一脸陶醉,只见小姿她双目紧闭珠唇微启,只是发出「依依呀呀」的销魂呻吟,却没有回应肥安的提问,彷佛就似是默认了肥安的利诱,之后会成为他的女人……

  难道……小姿你真的心动了……?只要成为肥安的女人你就是这房子的主人,这的确是难以拒绝的诱惑……正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虽然我已经为了小姿的幸福努力向上爬,甚至离乡别井在外工作半年也只是想搏得公司赏识,到年末可以升职多赚些收入,但现实是就算是成功了,也还是跟置业这个目标有一大段距离,但小姿离开我跟了肥安的话,她立刻就由租客变了业主,一夜间比我富有十倍了……

  「嗄……小姿你躺下来……我要再玩玩你那双奶子……」在我思绪纷飞的时候肥安已经把原本趴着被干的小姿整个人反转过来,使她仰卧在床上,然后老实不客气的张嘴吸吮小姿那两颗粉褐色乳头,而肥安的下半身也没闲着,他的屁股尤如装了马达般不断高速挺动,抽插得小姿满脸通红娇喘连连,就连在房门外的我也彷佛听见两人性器交合处发出的「啧啧」声……

  「安哥……很舒服啊……你的大鸡巴快插死人家了……唔唔……」小姿的淫话还没说完,极度亢奋的肥安已经把他那条臭舌伸进小姿那微张的小嘴里贪婪的翻挖着,而小姿竟然也伸出小香舌跟肥安舌吻起来,同时小姿四肢也紧紧的盘缠着肥安的胖躯,我知道小姿肯定已经被干上高潮了……妈的……「很爽吧小姿……我也要射了……今天就射在你里面……看你怀了我的种还有没有脸留在你老公身边……「肥安那厮终於也要射精了,听他那样说似乎就是要干大我老婆的肚子,小姿若果真的怀了别人的种就会离开我吗?我真的不知道……

  「不可以……当初就说好不可以射在我里面……安哥你不是答应过吗……?

  只有我老公可以射在里面……快拔出来……啊……」「什么不可以?我帮了小姿你那么多,现在让我尝尝就那么一次完全拥有你的滋味也不可以吗?」

  咦?原来肥安还没有中出过小姿吗?听到小姿亲口说只容许我射在她里面我竟然有点感动,原来这段日子小姿虽然失身於肥安,但她原来一直拒绝让肥安在她体内射精,看来我这顶绿帽还有那么一点点没戴好啊!但现在肥安就就像一头发情的大灰熊一样压着小姿,纤弱无力的她根本不可能把肥安推开,看来除非我冲进房里阻止肥安,否则小姿也难逃被中出的命运了,但我这样做的话,我和小姿之后又该如何面对彼此?

  「你一定要射进去的话……我告你强奸……」

  「哎……小姿你真是麻烦……」小姿的警告居然生效了,肥安终於从小姿体内抽出肉棒再不断套弄着,看来他是要射到小姿的小肚皮上吧……还好这家伙比我想像中怕事,小姿总算可以逃脱被中出的厄运……咦……?

  只见肥安突然整个人蹲到小姿面前,再将他那根肉棒对准小姿的脸蛋疯狂套弄着……天啊……他是要颜射小姿……!而小姿竟然没半点抗拒,反而有默契似的闭起双眼再微微伸出桃色小舌,似是默许肥安那些子孙射到她嘴里……下一瞬间,肥安那颗紫黑色龟头从马眼处喷射出大量白浊浓稠的精液……只见我老婆那张美丽的脸被喷得一塌糊涂,整脸都糊满了米汤样的浓浆……而她那条小香舌也承接了不小精液……小姿应该会吐掉吧……不……不对……小姿不但没有吐掉嘴里那些精液……她反而紧闭双唇哀怨的望落着肥安,然后喉咙一动……她竟然吞掉了肥安的精液……但这场淫戏还没结束……

  之后小姿还一幅欲求不满的抓着肥安那开始变软的肉棒,再像舔雪糕一样舔着那些还残留在龟头上不知是淫水还是精液的液体……妈的……看着这么淫荡的小姿,真想冲进房里推开肥安再跟她大干一场啊……我怎么会这样想……?

  这时肥安终於从小姿嘴里抽出肉棒,再穿回裤子似是准备离去,而小姿她则是疲累的瘫在床上喘息着,连糊在脸上的一大滩精液也似乎没意思想清理。

  「好了,小姿我先走了,你要遵守诺言,明天跟我再做一次啊!」小姿却没搭理肥安,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闭眼喘息着,即是肥安明天真的可以再来吗?妈的……

  看来肥安立刻就要出来了,我不想被他们发现的话便要立即放轻脚步静静离开家里,但我这又算什么样子?我要眼巴巴看着肥安这奸夫在我的床上干我老婆,然后还颜射了,而

  我这个正印老公却要像龟蛋一样生怕被发现而要偷偷逃出自己的家么?他妈的,我的尊严又该往那里摆?

  「谁在门外?」房内突然传来了小姿的惊呼声,几乎把我的灵魂赶到七重天外……

  天啊!原本闭眼喘息着的小姿,此刻竟然瞪着铜铃大眼,隔着门边的缝隙跟我对望着,我被发现了……
【完】